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緬甸的現況

緬甸在聯合國於2013年發佈的「人類發展報告」中,在186個研究國家中,緬甸排名第149位,全國人口超過5,500萬,但每人每天的平均收入低於2塊美金。

根據世界銀行2010公佈的世界每人每年收入資料,緬甸是全球排序倒數十名的國家。


緬甸的困境與展望

緬甸在1942年以前都是英屬殖民地,在1942到1948之間,英國、日本與緬甸獨立軍三方勢力對戰,直到1948年之後,緬甸終於奪回自己的國家主權。在獨立之後,軍政府為奪取政權,在1962年廢除緬甸聯邦憲法、排除民選制度、否認民選結果,開始長達40餘年以社會主義為主導的軍人獨裁政治。

40年來,緬甸彷彿沉睡的美人,整個國家的進步都陷入時間停滯的泥淖。雖有良好的氣候條件,境內產豐富礦產、石油、自然資源,但由於自1960年代起,國內實行社會主義的國有化政策,沒收境內私有銀行、企業、商業等私有機構,國有化不僅阻礙商業行為的活潑度,也增長貪腐的政治。

緬甸軍政府為維護獨裁專政,長期軟禁如翁山蘇姬等民權人士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各種措施對緬甸進行經濟制裁,諸如禁止產品從緬甸進口,凍結緬甸政府在美資產,禁止緬甸高官入境、禁止向緬甸提供貸款及技術援助,希望藉由經濟制裁迫使軍政府推動民主交出權力。然而經濟制裁並沒有達到改善人權的預期效果,反而引發窮者更窮,富者更富的併發症。

2007年,緬甸街頭出現了20年來最大的示威活動,長年隱居深山的佛教僧侶走在示威陣線的最前頭,共有數十萬人民走上街頭,人民們別上象徵僧袍的深紅色帶子,抗議暴漲1至5倍的燃料費用。要求政府應提供合理的民生物資價格,釋放多年為民主奮鬥的政治犯,回復民主選舉。這也是俗稱的「番紅花革命」。

2010年緬甸政府更名為「緬甸聯邦共和國」,雖已不再是一黨專政,但多年來的軍政府貪腐餘毒仍存在人民生活之中,透明國際發佈的「2012年度國際清廉指數」顯示,緬甸的清廉指數在182個國家中排名180名。貧富發展十分懸殊,全國有32%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之下

經濟制裁並沒有達到改善人權的預期效果,反而促成緬甸軍政府與中國的交流,多數的資源依然掌握在軍政府手裡,社會經濟始終低迷。

然而隨著民主逐漸開放,緬甸似乎重獲曙光,2015年由翁山蘇姬帶領的全民聯盟黨的勝利,以及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,都讓世界看見緬甸的潛力,對於緬甸引首期盼,期盼這沉睡的美人能夠再次睜開雙眼,用她的生命力讓世界看見。



當地需求 - 農業、引水、建設、教育

長年的極權軍政府之下,緬甸與北韓被視為整個亞洲最封閉的兩個國家。在經過數十年的時代變化,政治體制逐漸開放之後,能夠穿越重重阻擋黑幕進入緬甸進行國際服務,終於不再是困難重重的事情。

二戰時期殖民戰爭所遺留下的異域軍隊遺孤、高達135個的少數民族都曾經是受政治迫害的族群。在逐漸開放之後,雖然已不再受到政治上的迫害,但社經地位仍舊低落。關心他們的個別團體包括宗教團體、社會工作前輩在辦學、開設孤兒院以及農業工作。

近年來雖然大城市中的人們受惠於經濟措施的鬆綁,以及觀光產業的開放,逐漸提高收入。但村落中依然有一群人,連自己的土地都沒有,而學校的孩子也難以取得基本的物資如文具、衣服、課外讀物等。為了維持營運,學校不只是辦學,還得進行農忙增加收入,以幫助因農務纏身而難以就學的學生。還有許多居住在偏遠山區的少數民族,需要步行數個小時才有辦法抵達較有發展的聚落。

以立從2012開始緬甸計劃,以靠近東北山區的「臘戍」為主要發展基地。臘戍相當靠近雲南省,幾十多年前國共內戰之後,遺留下的國軍遺孤仍生活在市區中,孩子們讀的中文學校還使用著十幾年前國立編譯館的教材。再往深山前行,會遇到許多不同的少數族群,或許是傣族、傈僳族,或許是更稀少的民族。從農業、引水、建設、教育,以立隊伍一年二度的拜訪,透過實際建設行動,協力與當地人進行改變。

一塊宜耕的土地,可以讓村民自給自足;一份適當的文具與衣物,可以讓孩童擁有利器建構未來;一條由山上引下的泉水,可以為百餘戶村民帶來乾淨用水;一群遠道而來的志工,可以讓他們看見來自世界的溫暖。

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跨越族群與藩籬的機會,是一套適用於當地生活狀況的順應方式。


緬甸的動盪發展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