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台東現況

地形狹長的台東,像是一個被群山環繞的島嶼,也因此保留了許多對土地友善的價值。東台灣豐富的自然景觀和原住民族文化,是讓許多人為之嚮往的。但台東現在仍面臨長年重西輕東的政策、交通建設不便和醫療資源不足等問題。台東中低收入及低收入戶人數占總人數比率全國第四高(約2.5%)。年輕人口嚴重外流,留在台東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。

教育資源缺乏,開學了卻等不到老師應徵,或有公告職缺多次仍無人問津。師資缺乏加劇城鄉差距,學校與家庭都失去了對孩子應有的教育及陪伴。許多孩子在家中面對的是年邁的祖父母或吸毒的父母親,在家裡沒有可以學習信賴的榜樣,到了學校又因成績而被邊緣化,往往走上歧途。而也有更多的孩子,期待能把握機會,努力學習和成長



計劃源起

以立國際服務成立初期,以帶著台灣志工到東南亞國家蓋房子、做建設為主。2014年與台東在地組織「孩子的書屋」結緣,回到台灣開啟了「台東計劃」。

孩子的書屋自1999年成立以來,常常面臨書屋教室受到房東收回、租金上漲等壓力而被迫搬遷。希望能自己蓋一間環保、安全、永續的房子,以取代原有租借的書屋教室。透過以立在柬埔寨的綠色園區計劃,孩子的書屋認識了以立,希望與以立共同合作,一起討論進行前期規劃,號召志工一同加入後期建設工作。

透過協力造屋,書屋希望能擁有自己的房子;能使用友善環境的建材,未來房子若不再使用了,能回歸大地;能培養一批工班,學習建屋的工法與技術,靠自己的力量蓋出一間又一間教室。志工的參與和陪伴,能讓書屋的工班從「學習者」轉變成「教導者」,在帶領志工時發現自己是有能力去教導和帶領的,進而建立自信心。我們建的不只是一間房子,是孩子的避風港,是工班技術學習的場所,是生命的第二種可能。



合作組織 - 孩子的書屋

孩子的書屋(簡稱書屋)的創辦人陳俊朗,大家都叫他陳爸。年輕時在台北工作,都市生活中和妻兒的疏離,決定回老家台東。陳爸發現社區的孩子們在學校課業表現不佳,回到家裡不但無法獲得陪伴和支持,還可能被迫面臨家暴的威脅與恐懼。體制內的教育方式無法帶給孩子希望,反而是更多的挫折。於是陳爸興起了陪伴孩子的念頭,從自家庭院開始,陪伴孩子寫功課、煮晚餐給他們吃,形塑出一間又一間書屋。

書屋至今已成立17年。前11年,陳爸靠著個人的積蓄撐著;後來開始有了外界捐款,從原本的1間書屋,長成現在9間書屋,照顧了14個社區、2000多位孩子。現在以「台東縣教育發展協會」和「財團法人孩子的書屋文教基金會」運行中。


孩子的書屋|官方網站


子自教、食自耕、屋自建:實踐自給自足的生活

子自教:生命的第二次機會

書屋為孩子提供的不只是課業的輔導,更多是生活教育。透過腳踏車環島、農業學習、音樂、體育等陪伴過程,一點一滴地讓孩子重新找回自己,發現生命的第二次機會。陳爸說:「孩子在書屋有人陪伴,但是回到家面對酒醉或是吸毒的父母,一切又打回原形。」所以書屋不只帶孩子,更輔導家長,陪伴他們戒酒戒毒,提供他們工作,讓他們有維生的能力。

 



屋自建:用土磚蓋會呼吸的房子

書屋的教室大多是租借來的,租約到期時常需要搬遷。為了提供孩子穩定的學習場所,希望打造屬於自己的房子。2014年書屋與以立共同啟動「青林書屋」的建設計劃,成立營繕組,由主任陳彥凱帶著書屋的大孩子和社區家長,挑戰用土磚來蓋房子。歷時一年半,集結了建築師、土磚老師和以立的力量,合力完成了全台灣第一間土磚鋼構屋–青林書屋,取代了原本租用的教室。


(攝影師/ 陳奕維)


延續青林書屋的土磚建屋經驗,書屋在2016年開始第二間房子 - 黑黑咖啡屋的建設工作。這不只是間咖啡屋,更是黑孩子的育成中心。以黑孩子為設計理念,讓黑孩子參與從整修、設計、施工到裝潢的每一個過程,希望將建築的技術系統化。透過咖啡屋的營運創造收入,提供黑孩子學習烘豆、煮咖啡等技能的空間,未來更是黑孩子的工作場所。

2016年7月,尼伯特風災吹毀了無數台東居民的家。書屋在2016年底開始蓋起第三間房子 - 安置屋,結合了貨櫃和土牆,要為書屋家長、獨居老人和遊民提供一個安穩的住所。

*黑孩子泛指營繕組的工班、以及書屋的孩子們。




農自耕:友善土地的耕作方式,種植無毒蔬果

現有的9間書屋下共有200多位孩子,由書屋的中央廚房供應著孩子們的晚餐。不但要讓孩子吃飽,還要吃得好。於是書屋承租了幾塊田地,堅持不灑農業和除草劑,種植適合台東土壤的蔬果,讓吃進嘴裡的每一口食物都安全健康。現在菜園的產量,已經足以供應9間書屋的晚餐和辦公室的午餐的用菜量。

2017年開始,書屋更希望將友善土地的理念推廣至社區,輔導書屋的孩子家長和農民無毒的耕作方法。除了蔬果能達到自己生產、供應食用外,未來也可能開始養雞魚豬等,開始養殖和畜牧業,供應書屋所需的魚肉品,真正實踐自給自足的生活模式。